首页 > 点评分享

受害学生认为豫章书院案判决太轻

受害学生认为豫章书院案判决太轻

豫章书院事件相信很多盆友都知道,豫章书院是吴军豹于2007年建立的一家名为“龙悔学校”的戒网瘾学校,但实际上“戒网瘾”为假,“体罚虐待”为真,直到2017年才被发现,之后警方也对此事立案侦查,直到昨天,法庭才对此案进行公开宣判,而受害学生贝贝觉得法院对豫章书院案判决太轻。接下来,大家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哦~


受害学生认为豫章书院案判决太轻

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消息,2020年7月7日,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对吴某豹、任某强、张某、屈某宽、陈某非法拘禁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一审公开宣判,以非法拘禁罪分别判处吴某豹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任某强有期徒刑二年七个月、张某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屈某宽有期徒刑十一个月、陈某免予刑事处罚,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某、陈某某、周某某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16日,吴某豹、任某强等人共同出资,经报批在南昌市青山湖区开办“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简称“豫章书院”)。该校于2014年1月7日经批准增挂“青山湖区阳光学校”校牌,承担重点青少年的教育和行为矫正。

2013年5月至2017年11月期间,吴某豹(该校理事长)、任某强(该校校长、法定代表人)等人违反办学许可规定,对该校学生施行有关心理治疗、精神障碍治疗活动的“森田疗法”,在校内设立“烦闷解脱室”(亦称“斋戒室”“静心室”),将学生带入其中进行禁闭并安排人员专门看管,非法剥夺学生的人身自由。

“烦闷解脱室”由任某强负责安排看管人员值班,张某(该校安全处主任)负责落实值班安排和管理看管人员,屈某宽(该校教官)、陈某(该校教师)参与轮班值守看管。其间,先后分别禁闭被害人罗某、刘某某、章某某、徐某某、李某某、陈某某、肖某某、涂某、朱某某、付某某、罗某某、周某某等人(除罗某外,前述十一人当时均系未成年人),每次禁闭时间三至十日不等。上述十二名被害人至豫章书院就读,均经其家长同意。

2019年11月12日,吴某豹、任某强、张某、陈某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2019年11月13日,屈某宽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案件审理中,被害人罗某、陈某某向吴某豹、任某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周某某向吴某豹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吴某豹、任某强公开道歉、返还学费、赔偿医疗费、交通费及精神损失费等。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吴某豹、任某强、张某、屈某宽、陈某非法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其中吴某豹、任某强、张某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屈某宽、陈某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均系从犯;被告人吴某豹、任某强、陈某具有自首情节,张某不具有自首情节但具有坦白情节,屈某宽具有坦白情节。

被告人陈某作为豫章书院教师,其主要职责是教学,仅在教官不足的情况下根据学校安排参与了轮班看守本案三名学生,具有自首情节,且系本案从犯,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可以对其免予刑事处罚。该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赔偿医疗费、交通费的诉讼请求,因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应承担不利的后果,对该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其要求公开道歉、返还学费及赔偿精神损失费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附带民事诉讼范围,故未予支持。据此,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陈某表示服判,被告人吴某豹、任某强、张某、屈某宽均表示需考虑决定是否上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某、周某某当庭表示上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诉讼代理人表示需征求陈某某的意见决定是否上诉,该判决尚未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亲属、部分媒体记者及群众旁听了宣判。

庭审现场受害学生称,刑事部分判决太轻,准备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民事部分也将提出上诉,还有人担心民事的判决没有结果,不会再有更多受害者出来维权,案子会被慢慢遗忘。


有人称因曝光被逼至自杀

公开资料显示,“豫章书院”全称为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其前身是吴军豹于2007年建立的一家名为“龙悔学校”的戒网瘾学校。天眼查资料显示,截至目前,龙悔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状态显示为吊销、未注销。

2010年6月,吴军豹申请注册商标“豫章书院”。2011年年底,商标注册成功。

中国江西网曾于2014年报道,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称,豫章书院与滕王阁、八大山人、万寿宫可谓是南昌四大‘古宝’,相比其他三个,豫章书院现状与处境不容乐观。”

南昌市青山湖区教科体局成幼科科长周涔敏曾在央视新闻中称,2014年1月,豫章学院被选定为阳光学校进行试点推广。

天眼查资料发现,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成立于2013年5月24日由吴军豹创立,注册资本30万元。登记住所为南昌市青山湖区罗家镇濡溪吴村60号,法定代表人为任伟强。

2017年10月25日,知乎一篇名为《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的文章引发网友的广泛关注。文章指出南昌豫章书院体罚、殴打甚至监禁书院里的学生。“豫章书院”以戒网瘾之名,被曝出涉嫌非法拘禁学生的消息自此不断败露出来。

《法制晚报》曾报道,新生入学会进入一间“大概10多平的“烦闷室”关足7天,期间三餐均由工作人员送来。七天后,新生开始正常上课。晚上书院进行考德点评,会对犯错者进行体罚。有时是戒尺,有时候是“龙鞭”,网爆有学生晒出被“龙鞭”打至紫黑色的臀部照片。此外,学校也对学生进行十分严格的生活管理。诸如学生跟家人打电话时,都会有老师看着。高压下的学生,希望借自残来博得教官同情,但通常会招来一顿“龙鞭”处罚。

随着诸多学生向警方报案,学校先后多次停办。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权威媒体曾公开讨伐这家披着“戒网瘾”来非法拘禁体罚学生的机构。

2017年12月7日,青山湖公安分局对豫章书院以非法拘禁一案立案侦查。2019年10月25日,B站up主(温柔JUNZ)发布名为《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逼到自杀》视频引发大范围关注。截至目前,该视频播放量已近1200W。

几天后,包括吴军豹在内的豫章书院涉事5人被逮捕,并以非法拘禁罪提起公诉。

受害者:已报考高教自考心理学专业

7月7日,本应坐在高考考场的“贝贝”,却出现在了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因为和家人发生矛盾,2016年6月23日,贝贝被父母带到豫章书院。

贝贝称,其和很多人一样,经历了7天的“小黑屋”,经历过戒尺、“龙鞭”的殴打和多种体罚。“两个月后我实在受不了了,服用了洗衣液试图自杀。”贝贝称,因为使用了极端方法,当月他被家人接回了大连。

贝贝说,回到大连后自己整整在家呆了一年,没有上学,也没有工作。2017年9月份,家里安排自己上了高中,今年刚刚高中毕业。

贝贝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在高三时就报考了辽宁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专业的高教自考,之所以选择心理学专业也是跟自己那段经历有关。“如果不是‘豫章书院’,我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种景致”。

“小黑屋里的七天七夜,我毕生难忘”,7月7日,豫章书院最早报案的受害人罗伟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起诉书中称,2013年9月3日至2014年元旦期间,吴军豹指使人员将其强行带至豫章书院校内达4个月。

被带到“豫章书院”后被扒光了衣物,一脚踹进小黑屋,一个凉席和发霉的被子……直到第8天,其签署了一份“文件”才被放了出来。

罗伟称,在豫章书院,惩罚措施五花八门,包括但不限于使用打“龙鞭”、扇耳光、叠罗汉、一字马、跪孔子像等。每晚9点,任伟强等人即主持所谓“考德”,凡是他们认为犯错误的,就要接受惩罚。

“由于遭受到种种折磨,导致我至今经常做噩梦。”罗伟表示,自己被家人带离“豫章书院”后,去了江西省精神卫生中心进行诊断,被确诊为严重抑郁症和焦虑症、心理中度异常,至今需要看心理医生和吃药。

2014年年初,从豫章书院出来后,罗伟再也没有走进任何学校。他在南昌的一家火锅店打了3个月短工后,就回到了自己家的首饰店帮工,每个月父母给开2000元工资。“我的精力大部分都投入到了这个案子上,也没法找个全职的工作”。

微信搜索:蕲州在线,关注蕲州在线公众号,即可了解更多相关最新消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发布者:实习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myth.org/dianping/7518.html

关注微信